欧洲华语播客


欧洲观察*今日中国*汇纳访谈*欧中教育*主播特辑*文学音乐

RSS »iTunes »

终见敦煌

2019-10-31 (7.06 MB)

Dunhuang Mogaoku, Its Past and Present

终见敦煌,终见莫高窟。秋阳穿过白桦树,光影斑驳,那片崖壁上的洞窟,一排排,一层层,错落有致,带着时光的芬芳和千年的沧桑,尽展眼前。走进洞窟,面对不同年代的敦煌壁画和木骨泥塑时,莫高窟的前生今世,扑面而来!

前秦建元二年(366年),僧人乐尊路经鸣沙山,忽见金光万道,如万佛现身,便在三危山下的大泉河谷岩壁上,开凿了首个洞窟。之后,许多古丝路上的商人为得佛祖护持,纷纷开窟,从十六国到唐代,洞窟数量不断增加。及至唐,1000余个洞窟被开造,莫高窟达鼎盛期。然明朝变故,嘉靖三年(1524年),因吐鲁番人入侵,嘉峪关闭锁,关外的瓜州和沙州被遗弃。从此,敦煌一路沉寂。历史的脚步,一踏便是近500年。虽清朝重建沙州,并设敦煌县,对莫高窟也有所修复,但众所周知的,是20世纪初,那个莫高窟道士王圆箓和震惊世界的藏经洞浩劫。

藏经洞原为唐宣宗大中五年(851年)时,河西都僧统洪辩的影窟。11世纪时,西夏统治敦煌,莫高窟的僧徒们为避战乱,把寺院历代保存的经卷、文书、档案以及佛像画等全部封存于此洞,外筑补壁,并以壁画掩人耳目。而如今,藏经洞共4万余件的宝藏,大都存于大英博物馆和法国卢浮宫等处,国内仅存1万余件,敦煌仅有300余件。

战乱没有毁灭藏经洞,无知却成就了浩劫。

当西方探险家斯坦因骗取了王圆箓的信任后,莫高窟便不再完整。英国人斯坦因,美国人华尔纳,还有法国人伯希和,日本人橘瑞超,以及俄国人鄂登堡(其实他去得比斯坦因还早)和苏俄白匪军等,皆给莫高窟带来了灭顶之灾。古丝路上最为璀璨的一页历经劫难,伤痕累累,体无完肤。能带走的被带走,能毁坏的被毁坏。敦煌文物的散失,可谓中国文化遗产难以估量的损失。

如今,或许只有站在全人类的高度,方可得以某种慰藉:好东西属于全世界。

辩证地看,万事祸福相依。近一个世纪以来,从常书鸿到段文杰,从樊锦诗到国际人士,不少东西方学者情迷敦煌,从不同角度对莫高窟文物进行整理和研究,敦煌学应运而生。而如何保护莫高窟内存留的彩塑和壁画等,成为海内外人士的共识。

此番赴莫高窟,得福于中新社甘肃分社的精心安排。走进洞窟前,主播与其他海外华媒的同仁们一起,参观了宽敞明亮的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,其原名为敦煌莫高窟游客中心。主播曾因奥地利科学院之邀,参与过莫高窟数字化资料翻译工作。2014年8月起,中心以大型主题纪录片和球幕电影形式,领着前来朝圣的游客们回顾敦煌今昔,阐释药师七佛经变图,观赏佛祖释迦摩尼、阿难、迦叶、护持观音和天王塑像,俯瞰五台山全景图,领略飞天之美,赞叹弥勒大佛之威。隋、唐、元等时期的建筑形制、洞窟壁画和泥质彩塑,因电影而一览无遗。

观摩电影之后,主播一行前往包括第45、第217、第17、第96和第55窟等在内的10个洞窟,近距离感受特窟45里唐代那组彩塑,以及特窟217里的唐、隋等代彩塑和壁画。前者的塑形、色彩和人物表情,绝无仅有,叹为观止;后者甬道顶部的“波斯地毯”精美绝伦,当年古丝路通过河西走廊,与西域和中东间的商贸和文化互动,因此细节而可窥得一斑。更多精彩,请听主播为您道来......

 

Categories | Culture | Education | History

Download »

Duration: 7:43 m - Filetype: mp3 (128.00719360255 kbps 44100 Hz)






© Chang Hui, 2014-19

If you like this podcast, please donate.
倘若喜欢,敬请打赏

Categories

To listen to older episodes, please use the archive function.